金融百科
金融百科 >>所属分类 >> 网贷事件   

匹凸匹资金告急

匹凸匹资金告急 多伦股份债务缠身
匹凸匹资金告急 多伦股份债务缠身

  一位跟踪多伦股份数年的投资者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我从来不敢长期持有多伦股份,因为我无法判断这个公司的价值”。

  
  两次立案调查、两次公开谴责、一次警告、一次行政监管、一次罚款、被上交所取消信息直通车资格......
  
  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多伦股份及其实际控制人鲜言已多次被监管部门问询和调查,这在资本市场鲜见。
  
  对多伦股份的投资者来说,与上市公司接触显得尤为艰难,上海办公地点几乎无人驻守、公司公开电话几乎无人接听,很多投资者不得不从北京、深圳等地赶来参加多伦股份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
  
  为了更深入调查上市公司和神秘人物鲜言,《证券日报》记者日前赴荆门以投资者身份一探多伦股份股东大会。
  
  作为多伦股份实际控制人,集多伦股份董事长、董事、董秘等多职于一身的鲜言,曾多次被监管部门稽查涉嫌违规,但几乎不在公众前亮相,身份极为神秘。记者调查发现,多伦股份与“精九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鲜言也是深藏不露的资本玩家。
  
  子公司注册资本虚增9倍
  
  专家称信披涉嫌违规
  
  不同于以往即将进入6月份时该有的炎热,5月29日的荆门气温最低降到了21℃,不时下起小雨。荆门是多伦股份子公司荆门汉通的所在地。这几年,多伦股份股东大会的地点也从上海改到了荆门。
  
  荆门汉通所处的南部新区人算不上多,大部分楼盘还在建。离荆门汉通办公地最近的酒店,在5月29日意外爆满。这一天,对于多伦股份和其投资者来说尤为重要,如果匹凸匹更名方案被通过,则标着着多伦股份将开始彻底转型。
  
  荆门汉通的办公场所经过几次搬迁。几经周折,记者来到坐落在楚天城内的荆门汉通办公楼。股东大会召开当天,公司戒备森严,每个门都有多名警卫把守。对于投资者的身份,公司核查得格外严格。
  
  由于记者没有带授权者的身份证原件,被拒之门外。几经交涉,公司方面同意在股东大会结束后,允许记者进入与高管交流。
  
  记者在大门口等了一个小时后,被带入荆门汉通办公楼的一层。仅十多分钟,股东陆续离开会场,记者被告之可以进入。从记者等待时间来看,股东大会召开的时间并不长。
  
  进入会场后,记者发现除了投资者外,多伦股份的高管仅寥寥数人,公司在任的董事5人中也仅有1人出席。与此同时,公司新上任的总经理胡江林等几名高管,在上海以视频的方式参与了股东大会。
  
  据记者后来得知,当天,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包括关于公司名称和经营范围变更等多项议案,公司名称将正式变更为“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亦将由原来的房地产业务转变成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P2P业务。此次,出席会议的股东和代理人人数为36位,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有表决权的股份总数为2869万股,占公司所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8.42%。
  
  多伦股份更名方案的通过,并没引发多数投资者看好。一位跟踪多伦股份数年的投资者告诉记者:“我从来不敢长期持有多伦股份,只能适时介入做短线,因为我无法判断这个公司的价值,目前看公司基本没有实质性业务。”
  
  实际上,多伦股份主营业务难以明确,其核心资产分为三家公司——荆门汉通、南昌平海、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柯塞威”)的股权,而南昌平海30%股权去年被以1.733亿元出售。就在这仅有的两家公司里,多伦股份存在频繁的资本挪腾。
  
  去年10月份,多伦股份成立独资子公司深圳柯塞威,认缴注册资本为10亿元。后上交所对该公司10亿元注册资本提出质疑,多伦股份随即改口深圳柯塞威注册资本仅1.15亿元,间接承认其夸大注册资本。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臧小丽认为:“注册资本虚增,不合规,上市公司实际投资金额应客观真实,注册资本夸大9倍,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公司夸大投资数额,实际上是虚夸投资能力和财务状况,对投资者会产生误导,属于证券法中的虚假陈述行为。”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表示。
  
  4月29日,多伦股份再次发布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鲜言将出资1.15亿元,收购深圳柯塞100%股权。与此同时,多伦股份宣布,拟成立另一家注册资本为1.1亿元的金融服务子公司--深圳柯塞威。
  
  成立这家基金公司,从该议案获股东大会通过到注册,多伦股份用了8个月时间。然而此公司成立后,就几乎没有实质性业务。新金融服务子公司的设立,被大多数股民称之为“换汤不换药”。值得注意的是,深圳柯塞威法定代表人为李艳,与多伦股份新任财务总监李艳同名。
  
  纠纷缠身
  
  荆门汉通楼盘已停工
  
  除上述涉嫌信披违规的行为外,记者调查还发现,支撑着多伦股份主营业务也是现在唯一有实质性业务的子公司——荆门汉通,如今陷入纠纷之中,无论施工、销售还是开发环节,都出现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接近多伦股份的人士称,实际其资金链或已断裂。
  
  根据2014年多伦股份年报,1004.83万元的营业收入全部来自荆门汉通开发的房地产销售收入。然而,这个支撑多伦股份收入的荆门汉通现状怎样呢?
  
  “荆门汉通的工程,现在大部分都停工了。荆门汉通建设的楚天城,建了一期、二期后,三期就没有再建了。”一位当地人告诉记者。对于停工的原因,其称:“没钱了。听说资金链出现问题。”
  
  在当地人的指引下,记者来到荆门生态运动公园,汉通体育馆坐落其中。经多方打听,记者才知道原来荆门汉通的办公区也在这里,但是后来搬到了离这有2公里远的楚天城内。
  
  荆门汉通的新办公楼在楚天城一期的别墅群一角,紧邻大门,格外显眼。整个楚天城一期由围墙包围,门口守卫森严,里面却环境优美,植被茂密,与周边其它期楼盘开发一半被闲置着的荒凉景象截然不同。
  
  在楚天城前不远处的楼盘上挂着万达的条幅。有人告诉记者,这里已被汉通卖给万达。“本来这一片地都是汉通的,后来他们把一部分地卖给了万达。汉通建的房子规模还挺大,但是销售状况非常不好,资金链可能断裂,后续开发跟不上。”接近荆门汉通的人士称。如果该人士说法属实,为何多伦股份没有将该事项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伦股份2013年年报中,对荆门汉通现在开发的项目的描述是:现在开发的项目为荆门“汉通·楚天城”,该项目占地面积1614亩。而2014年年报中,这一数据变为1480.37 亩,少了133.63亩。
  
  记者在现场看到,楚天城一期入户的居民并不多,二期还没有竣工,本计划建三期的地方仍是一片荒凉的空地。“过完年,汉通本来的工程也突然都停工了。三期没有资金了,还没开始建,暂时荒废着。”楚天城的一位施工方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就在这里,几个月前,荆门汉通还因楚天城预售出去的房子无法按时交付,与业主发生纠纷。“一期差不多卖完了,但是房子交付时间却延期了,电梯都还没有装上。去年年底,我们挂着横幅去找XX。”几经周折,记者采访到一位业主,提到楚天城他情绪非常激动:“开发商不解决问题且踢皮球式的推卸责任让业主们非常气愤,该项目达不到交房标准就已经违约,还推迟交付时间,工程上达不到要交房的标准,交房手续也不是很健全。”
  
  为何荆门汉通会中断施工,建了多年的房产都不能按时交付呢?
  
  公开资料显示,荆门汉通成立于2009年8月份,注册资金为人民币1.5亿元,法人鲜言。多伦股份持有其70%的控股。荆门汉通主营业务房地产开发,现在开发的项目为荆门“汉通·楚天城”,该项目占地1614亩。
  
  “几年前,为了配合湖北省运动会在荆门的召开,荆门XX将运动场馆等相关设施的建设交给荆门汉通,作为运动场馆修建费用的交换,XX将周边一些地皮抵给汉通,汉通就拿这些地来开发房产。”上述接近荆门汉通人士告诉记者。“汉通拿未开发的地频繁抵押贷款和担保,后来资金出现问题,以致开发中断,甚至要延迟交房。”
  
  对于此地块的来源,多伦股份方面的说法是,荆门汉通是福建太德投资与荆门市XX以城市基础设施和土地开发捆绑、公开摘牌方式竞得的“汉通·楚天城”项目地块而设立的项目公司,该捆绑城市基础设施中还包含楚天学校。2009年,多伦股份出资收购了福建太德投资持有的荆门汉通70%的股权。
  
  “正在建设的工程因资金问题已停工,房子不能按时交,多伦股份如果不能获得资金支持,难以走出困境。”业内人士称,从目前来看多伦股份也遭遇到融资难的问题。多伦股份在年报中也称资金出现问题,2014年全年受大环境影响公司融资困难,资金紧张。客户对购房持观望态度,导致销售困难、存量房增加较多,预计子公司将会让更多的资金流入商铺的建设之中,以加快小区的配套设施完善及资金回笼。
  
  但问题似乎还没完,施工方也是对荆门汉通颇有怨言。一位给楚天城项目干过活的工人告诉记者,汉通曾拖延工人工资。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阅到的信息,今年3月份,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民事判决书中,因在楚天城23号楼工地施工过程中出现事故,荆门汉通被判赔偿工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1万元。而其中上诉方为中国第四冶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在多伦股份的2013年年报中显示,第四冶金为多伦股份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额为1.1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56.84%。在2014年年报,多伦股份未对供应商详细情况进行披露。
  
  进退两难
  
  资金链已现问题
  
  多伦股份目前其仅剩业务为位于湖北荆门的“汉通·楚天门”,项目较为单一,资金压力和经营风险均不小。
  
  查阅多伦股份历年财报发现,近年来多伦股份营收呈现大规模下滑趋势,甚至靠出售资产维持生计,现金流表现吃紧。2013年多伦股份营收1亿元,相较2012年的2.6亿元,同比下降58%。而到了 2014年,其营收直线下滑到1000万元,同比上年再减少90%。同时,去年其管理费用就达2074万元,同比增加57%。截至去年底,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亿元,同比下降488%。其其他应收款项和应付款项都大规模增加,分别为2.3亿元、7053万元,同比增3646%、948%。其资产总计13亿元,负债为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3.8%。
  
  多伦股份目前主要业务均在子公司内,而其子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财报显示,其子公司荆门汉通的2013年和2014年分别亏损665万元、459万元。而多伦股份为去年公司转型互联网金融,新成立的子公司柯塞威基金也亏损171.63 万元。
  
  有财务分析人士认为:“从多伦股份报表来看,资金已经非常吃紧,基本没有收入来源,同时其陷入多重纠纷,地产业务没有施展空间,仅从表面来看,公司已经没有资金来进行更大规模的地产开发。”
  
  而多伦股份现有地产业务短期内也难现大规模盈利。从襄阳到荆门,记者看到,城市里一路上新建的楼基本都是空房。
  
  “荆门,哪有谁现在来搞开发?最早在荆门的房地产商该赚钱的已经赚完,还有一部分资金链断裂跑路了。”在记者去往荆门汉通的路上,一位出租车司机感叹道,荆门现在房子的空置率很高。
  
  他告诉记者,荆门的地产开发商日子非常不好过。“房子空置率太高,地也不好拿。现在城市中心地段已经没有可以让开发商拿的地了,再远一点的就算开发了又没人买。听说今年年底,包括XX在内的主要行政单位都要南移。有的开发商到南边拿地,南边的地都已经饱和,很多房子都在盖,但荆门人口少,新盖的房子都销售不出去。2009年前,荆门的房价曾有一段高速增长期,近几年荆门房价几乎比较平稳,没有太大变化。”
  
  “这几年城市开始扩建,XX已经在开发周边的城乡结合部,重新建了一大批房子,可是没有人买。最早农民自己建的房子均价在300元/平方米,现在重新盖成楼房房价也最多能达到1000元/平方米。没有人愿意住过去,出租车都不愿意去,因为去了没有人回来,拉不到客人。”该司机说,远一点的地方,开发商也不愿去拿地,因为没有需求,所以新开工的地产开发商大部分是亏损的。
  
  进入荆门城区,记者看到盖到一半的楼盘比比皆是,销售处也无人问津。
  
  指着一个位处中心地段的楼盘,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这几栋楼还没有销售完,大部分都是空着的,这个开发商是私人老板,因为压力太大,开发到一半就跑路了,去年年底在香港过关时被抓了回来。”
  
  “有些房子建起来已经有五年了,也还是空的。” 出租车司机又将目光转向眼前的一片商业中心,讲起了荆门坊间关于房地产的故事:“这个楼盘开发商老板还创造了一个奇迹,他最早来荆门,是拉着板车做木工活的木匠,在这里建了个家具厂,慢慢发达起来。荆门很多私人开发的楼盘,相对便宜些,这样也对大型房地产商构成压力。”
  
  “荆门地区本身这几年地产业务就已日薄西山,很难想象一家上市公司主要业绩来源就是在二、三线城市,靠一块地皮的开发。因为汉通的房地产项目是循环开发,上一期回收资金会投入到下一期的开发中,荆门汉通存在还款压力,而一旦贷款到期,其无法偿还,银行不能将给汉通提供新的贷款, 那么汉通的资金链可能会断裂。”有地产业分析人士认为。
  
  不易读懂的“精九系”
  
  在已开发楼盘销售不旺的情况下,多伦股份频频以未开发的土地向银行担保。而这其中,牵出多伦股份东家鲜言的一个“精九系”公司,给上市公司带来众多纠纷的同时,“精九系”似乎成为一系列资本运作的平台。
  
  多伦股份5月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其子公司荆门汉通分别在2013年3月份和12月份为方红星向彭昌平3500万元、彭贞甄2000万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现彭昌平、彭贞甄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荆门汉通承担连带责任,并经法院裁定对荆门汉通部分尚未开发的土地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进行了查封。
  
  除此之外,因历史遗留问题,荆门汉通在去年1月份以部分尚未开发的土地为荆门市宇天建材销售有限公司向中国建设银行荆门广场支行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最高担保限额为3216万元。
  
  方红星是何人?为什么多伦股份和鲜言会义无反顾地为方红星担保?
  
  记者调查发现,方红星是与多伦股份旗下荆门汉通有贸易往来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且两家企业在2013年还有贸易纠纷,就因这笔交易,多伦股份还被监管部门要求整改。
  
  公开资料显示,方红星是荆门市精九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精九贸易”)的法人,该公司注册资金500 万人民币,注册地址为荆门市长宁大道。然而在工商局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记者并未查到该公司。
  
  而精九贸易曾与多伦股份有过贸易往来,甚至因为一笔未归还的款项未及时披露被交易所要求整改。
  
  2012年6月1日,荆门汉通与精九贸易签订钢材购销合同,约定向精九贸易购买价值3000万元的钢材,19天后,荆门汉通与精九贸易解除了原钢材购销合同。7月3日双方约定精九贸易归还此前荆门汉通已划出的1500万元款项。然而双方合同终止时,精九贸易未归的此笔款项,多伦股份也未进行及时披露。2012年9月份,中国证监会对鲜言进行立案稽查。2013年4月份,证监局认定多伦股份旗下子公司与鲜言名下湖北精九在2012年6月份的资金往来属关联交易,要求多伦股份整改。
  
  不仅在信披方面,多伦公司在管理上也很“糊涂”。在上述荆门汉通与精九贸易的交易中,在相关交易中,荆门汉通的印章疑被伪造。
  
  多伦股份2014年度财务报表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报告称,公司由于担保事项、诉讼事项对子公司荆门汉通进行专项检查中发现,荆门汉通分别为方红星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未履行对外担保授权审批程序,签署抵押合同使用了荆门汉通公司公章,但无印鉴使用及实物资产权属证书使用手续审批和登记记录。荆门汉通已经向XX机关报案,XX机关以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立案侦查。
  
  今年4月份,多伦股份董事、财务总监恽燕桦及独立董事张红山、证券事务代表姜振香递交了辞职信,突然神秘离职。公司董秘长期缺位,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鲜言自2012年9月份以来代行董秘职责至今。对此,多伦股份相关人士表示:“公司正在物色可以胜任相关职位的合适人选。”
  
  而除精九贸易而外,在记者调查中,多家名字中有“精九”的企业浮出水面,构成“精九系”,“精九系”与鲜言关系颇为密切。根据多伦股份2013年6月份的公告,与荆门汉通形成交易但夭折的精九贸易系湖北精九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精九投资”)全资子公司,而荆门汉通现实际控制人鲜言持有精九投资90%的股权。但在最新的公开资料里,精九贸易的公司法人为方红星。在跟精九贸易的交易还未完全厘清的同时,荆门汉通、鲜言继续又跟方红星发生着关系,在2013年3月份和12月份分别为方红星向彭昌平3500万元、彭贞甄2000万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精九贸易的实际控制人仍是鲜言,与方红星担保仅是再给换了个马甲的精九贸易担保而已。”一位接近多伦股份人士表示。臧小丽认为,如若鲜言和方红星的关系成立,此次担保已构成关联交易,涉嫌利益输送。
  
  而此笔交易也引发监管部门注意,监管部门还曾要求多伦股份补充披露荆门汉通、鲜言等所担保的方红星的共计5500万元借款的具体用途,并提供相关借款合同、担保函以及银行凭证。
  
  一直以来,外界对鲜言的报道甚少,鲜言虽曾被媒体直指其履历造假,但其本人从未真正回应过,让其身份显得更为神秘。而在此次股东大会上,记者终于见到了鲜言。
  
  面对记者的提问,鲜言出乎意外的豪爽:“你关心的问题我都答,答到你满意为止。”他直言,公司暂时没有重大事项重组、没有定向增发、没有资产并购的计划。
  
  对于上述那笔给方红星的担保,鲜言给出的解释是:“前年房地产公司贷款1亿元,这几年从银行贷不出款来,与银行协商后决定,地还是压在银行,但需要找个人来做担保。这次贷款不是新增的,只是在原来贷款中做一个平移。”
  
  同时,鲜言坦言:“方红星和精九存在关联性。”
  
  “关联交易常常成为利益输送的渠道,按照《证券法》要求,关联交易在上市公司层面要进行一系列严格的程序,防止出现利用关联交易损害中小股东利益,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况。比如开股东会进行表决等。关联交易披露不及时,不能证实其价格是公允的。”臧小丽认为,此笔交易问题重重。
  
  杨兆全则表示:“利用上市公司的资产为股东做担保,损害了上市公司和投资者的利益,违反了证券法和证监会的规定。”
  
  除了精九贸易而外,“精九系”目前还有几家公司浮出水面。湖北精九投资于2009年7月在湖北荆门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亿元整,主营股权、房地产开发、证券基金等投资。鲜言曾是湖北精久的股东之一,持有其90%的股权。2012年,为了规避规则,鲜言将手中的股份转让给了鲜栗。目前,湖北工商局资料显示,湖北精久法人为鲜栗,而鲜栗与鲜言乃兄弟关系。另一自然人股东为冯多伦。
  
  另一家“精九系”公司—精九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精九”)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1千万元人民币,总部位于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3805室,其主营描述为善资本运作,基本与湖北精九投资类似。鲜言在2011 年至 2012 年任该公司董事。
  
  巧合的是,上海精九公开的地址与多伦股份最新变更的办公地址在同一所大厦。多伦股份5月20日公告称,公司搬迁至新办公场所办公,新办公地址为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10楼。
  
  而据接近多伦股份人士描述,鲜言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利用精九的平台,鲜言控制下的湖北精九与李勇鸿掌权的广东鸿远曾指挥着“沐雪一号”疯狂买入多伦股份,在多伦股份身上,前后两任实际控制人发生交集,终于阳光私募“沐雪一号”被迫提前中止分配收益,内斗升级,两大佬坐庄多伦股份黑幕被暴露在阳光下。监管层也开始密切关注鲜言在多伦股份的资本运作,并多次对其发出问询。
  
  不仅如此,多伦股份及其实际控制人鲜言多次在信息披露方面出现违规。2012年,鲜言和前任实际控制人李勇鸿就因在多伦股份股权转让中严重违规,先后受到证监会的立案稽查以及上证所的公开谴责。去年,上证所曾两次发函要求公司向鲜言核实其与殷群相关资产转让情况,并以鲜言对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应承担主要责任为由,对其予以公开谴责,对多伦股份不配合交易所监管要求的行为,给予通报批评。今年,多伦股份又因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信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针对多伦股份信息披露多次违规,公司治理缺陷明显等情况,上证所于在今年4月决定暂停公司的直通车业务资格。5月5日公司又发布更正公告,称在公告中将《调查通知书》的编号弄错。
  
  “即使多伦股份更名,与鲜言控制的‘精九系’还是脱不了干系,而将这一切串联起来的关键人物就是鲜言,精九投资成为资本运作的杠杆公司。多伦股份股权曾几次被买卖,主营也在实际控制人几次变更后,从煤炭向金融过度,但动作大多在资本层面,没有实质性产业。去年多伦股份将唯一盈利的子公司南昌平海房地产公司卖掉,现在多伦股份仅剩的两个子公司均是亏损的。P2P是一项非常缥缈的业务,并且在监管上还不完善。”上述接近多伦股份人士无奈称,对于多伦股份借更名转型P2P的前景,他并不觉得可以乐观。
  
  “从信息披露规范来看,上市公司为企业提供担保承担法律义务,从多伦股份和其实际控制人鲜言的种种行为来看,其相当一部分操作未及时披露,也没有走法定程序让股东进行表决,已经严重违规。而屡次违规,在资本市场上尚属少见是一个典型,这样的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上存在严重问题,管理出现重大缺陷,监管部门应加强监督和监管。警惕上市公司沦为其成为操纵的工具。”武汉大学法学系一位教授表示。
  
  6月1日,《证券日报》记者对多伦股份表明身份,并针对文章中诸多疑点向多伦股份请予解答,但截至发稿时,公司方面未作出任何回应。

附件列表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1

词条信息

肚子有点疼
肚子有点疼
书童
  • 浏览次数: 2360 次
  • 编辑次数: 1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5-06-11

相关词条

相关新闻

相关帖子